欢迎访问:水草莓100视频超碰-1000部拍拍拍18勿入-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犬妖救母】作者:si197777

               犬妖救母
 

 字数:7984字
 
  明朝青州县出了一件怪事。当地第一首富的龙家媳妇生了个妖怪。
 
  何为妖怪,听闻刚出生那孩子浑身是毛,还张着一对又长又尖的狼耳朵。就 因为这怪胎的出现,一向受人尊敬的奶奶。立即就变成千人指万人点的、贱货和 不详之人。
 
  大少奶奶委屈啊,可也没办法谁叫自己生了个怪胎呢!临盆那日龙家老爷见 到长毛尖耳的婴孩,立即勃然大怒捧起男孩就要摔死。
 
  不管生的是什么,儿是娘身上的肉。见孩子危在旦夕也顾不着产后身子虚弱 下床求情。要不是看在多年地夫妻情分,龙老爷连她都要杀死。如今倒好饶了她 还不轻重地替妖怪求情,至此龙老爷怒气冲天这下,抬起脚狠狠的将老婆踹倒。 
  「啊……」惨叫一声后,救子心切龙氏铁了心地爬了过去,抱住丈夫的腿乞 求道:「不要伤害我的孩子,老爷求求你,不要!」龙老爷没想到身体虚弱的老 婆不要命了有这么大的力气,连续几下都走不动。
 
  「阿福,把这妖怪丢到青天山下去。」听到老爷的吩咐,总管阿福接过了婴 孩。
 
  眼见无能为力,可怜的龙氏哭的泪如雨下,大腿间也因剧烈运动血流不止, 按照这样下去恐怕生命都有危险。就在这时那狼孩哇哇哭着,身上也显现出一道 红光慢慢的飘到龙氏身上将其包围在其中。
 
  接着奇迹就出现了,大腿间不止的血顿时不在流了,并且连产后的伤口也迅 速的痊愈……
 
  看到这一幕龙老爷更是惊恐大声吼道:「快……快丢了它。」
 
  见老爷如此惊慌,阿福也抱着狼孩拉开腿就跑了。
 
  为何会生出狼孩,这都要怪二狼神的那只大狼狗。
 
  出事的那天正好是三月三王母的寿诞,天界一年一度蟠桃会隆重开始了。月 宫仙子率领着们仙女载歌轻舞,撩人的舞姿春暖天堂。在这种令人心旷神怡景致 之下,二郎神酒兴大涨于是痛饮三千,终导致头晕眼花睡倒过去。
 
  主人醉倒了,天狗见没人管也就自由啦,为了享受这得来不易的机会。大狼 狗偷偷来到人间。
 
  到处游逛时,今日正好路过龙家,正赶上龙氏夫妻行云布雨之际。偷看人间 男女幽会是其最大嗜好,对此它怎么肯放过机会,于是汪旺两句狗咒,化做一阵 清烟溜到房中。
 
  进去后,天狗「汪!」惊呼起来。哈……人间竟然有如此美貌女人,容貌与 天上嫦娥不相上下,嫦娥的脱俗冷艳相比之下,这女人还多了几分妩媚感性,弓 着身子迎合着男子起伏中那红艳地小嘴儿轻微地张开,白皙如雪地肌肤乱颤,高 耸的乳房在五根指头下起伏跌荡。
 
  「汪。」暗啸一声后,嫉妒的狗鸟都硬了起来。眼望着爬在女人身上的龙老 爷,天狗心里不爽拉,嫉妒加欲望下,天狗汪汪两下狗咒。正提臀猛干的龙老爷 脑袋一摇晕厥过去,那美若嫦娥的女子自然也昏迷过去。
 
  天狗见两人倒已,就对着趴在玉体身上的男子吹了口仙气,龙老爷身子连鸡 巴带淫水滚落到一边。移开男人后大狼狗迫不及待跑了过去。
 
  跳上床塌,入眼来的一对白花花的乳房,樱桃样的乳头。「汪!」的赞了一 声,便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起来,随着肉峰到乳沟直至周围也被它舔了个勾。 
  可怜的女人不知道浑身被个畜生舔着,还随着狗舌头舒服的呻吟出声。 
  天狗的屌也全部伸了包皮,八寸长的血红阴茎在白皙的肚皮上打着鼓。欲火 高涨的天狗正要享受女人身体的时候想起一事,连忙将舌头移到黑森林下处那阴 户上,长长的狗舌头舔开紧闭的肉孔,来回在阴道中扫动着,直到那肉孔渐渐在 舍头下渐渐放大,肉壁的四周渐渐出水后,才满意的将舌头收回。
 
  使用一个仙法,女人就梦游般的四肢撑起身子,跟狗样的爬在床上。同时还 摇着雪白的屁股。一切就绪后天狗,「汪汪。」的乐叫两声便屁股对屁股,狗屌 对人穴插了进去。
 
  随着淫水的滋润,粗大的狗鸡巴轻松地进入了龙氏的体内,一直顶到子宫深 处。阴道的紧密感加上嫦娥般的容貌下,天狗舒服任鸡巴泡着,随着狗鸟渐渐的 膨胀。女人含着鸡巴的小穴跟着涨大,随着子宫被涨起后,女人的小腹也逐渐鼓 起来。
 
  狗屌终于在人间漂亮女人体内扎根了,这份成就感令天狗快乐的摇着屁股, 阴茎也开始人间女人的体内运动起来,「汪汪!」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狗的高潮 终于到了,鼓涨地鸡巴开始随着精液喷发而收缩起来,女人涨起的小腹狗鸡巴的 退出平坦下去。
 
  射完精后,天狗血红阴茎缩进包皮后。正准备使用法术将女人体内的精子化 掉,天空中一道白光劈了下来,裹住他的四肢将其漂浮在空中。
 
  知道是主人施法抓自己回去,可怜的天狗无可奈何地看着女人腿间冒出的精 液。
 
  「汪汪。」乞求上天保佑别让女人怀孕。要不天狗家生出个不人不妖的怪物 就……
 
  一切以成事实拉,自从龙老爷丢掉狼孩后。龙氏伤心之下投入佛堂,整日里 礼经拜佛。龙老爷年轻气盛见妻子入后院也不劝阻,并且纳了几个小妾日夜在佛 堂隔壁宣淫娶乐。
 
  龙老爷新纳了个美人,正要拉入房中行乐时,想起龙氏。事隔多年可压抑怒 气依旧绕在心头,为了气气正妻。便偕同新妻到后院子的佛堂。
 
  「晃荡!」大门被龙老爷踹开,听到响声后龙氏立即回首。
 
  挽着妖艳女子正准备大肆炫耀的龙老爷,望见回首后地原配时,他无法在笑 了起来,十几年过去了她依旧貌若天仙,回首间的一怒一笑都引起多年前恩爱时 的模样。
 
  十四年前,自生下妖怪后,龙氏的身体起了很大的变化。浑身的肌肤涣然一 新,如冰如玉。容貌也不随年纪过三十而衰老,眉目含怒间拥有人间无双的姿色 撩拨起龙老爷的无边色欲,与多年来失去的感情。
 
  旧情复燃下连忙将怀中女人推开:「出去!」妖艳女子不明白疑惑的望着龙 老爷。随着老爷那句「滚」和那一直未回头的样子。终于弄明白了,明白了又能 如何?只有瞪双眼狠狠怒视了下原配龙氏便悻悻的走出房间。
 
  想旧梦重温龙老爷厚颜道声:「娘子、这些年你受哭啦。」人也走到龙氏身 边,伸出双手欲搂娇妻。龙氏双手一推挡住丈夫道:「老爷,奴婢不详之人,切 勿靠近我,这一生就让奴婢长伴我佛洗清前世的罪孽。」
 
  「什么前世今生,先前是我的不对。委屈你在佛堂中十四年了。」言罢不由 分说将龙氏搂住,软玉肌肤入怀,自身上下皆酥麻。自古以来女人都禀着嫁鸡随 鸡的道理,之所以龙氏也不好强行拒绝,无奈下就顺着丈夫的意思。
 
  「老爷既然你不要如此,且不可在佛堂乱来。」闻妻子没有异议。龙老爷欣 喜若狂自然点头称是,横抱着龙氏就直接往卧房走去。
 
  抱到床上后,龙老爷迫不及待地将妻子剥了个精光。那一身凝香似雪的肌肤 瞧的他心花乱放,此时龙氏多年未曾如此顿时面若桃花娇似雪。这羞答答的模样 简直就好上那些淫娃荡妇千万倍。
 
  欲火中烧龙老爷急忙将衣物褪尽。爬上软床将妻子抱了个满怀,耳唇斯磨一 阵后便举枪而入。
 
  入后龙氏一声娇吟,爽的龙老爷如将死一样浑身哆嗦起来。
 
  为了把妻子弄的痛快,龙老爷悄悄含了片壮阳之药。那物因此也长了几分粗 了少许,以至将久未欢爱的龙氏弄的秀面轻愁,朱唇半开双腿轻夹。
 
  见妻情动龙老爷倍感欣慰,那阴茎猛地抽了几下,龙氏的阴户内也冒出了汩 汩淫汁,老爷那物一泡后也顾不着药物的作用射了出来。
 
  抽出软软的阴茎,龙老爷用白巾揩净阴茎上秽物后,般着妻子整理起下体起 来,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龙氏羞面红耳赤但腿还是要张开着,见那红艳娇嫩 的阴户呈现给丈夫观赏。
 
  见阴户肉唇如此鲜嫩,龙老爷扑到腿间伸舌舔起那花蕾肉唇。
 
  「啾……啾……」红色带水地肉唇被舌尖舔开含闭着,就此一阵子后龙氏浑 身哆嗦,大腿猛的闭合起来,夹住丈夫的脑袋随着一股热浪又体内喷发,冲击到 那还未拔出的长舌上。
 
  透明甜泽地汁液流满床单,龙老爷知道龙氏高潮以到,才满意地爬到妻子身 边,捧起那娇媚的脸蛋靠入怀中。就此斯磨中睡了下去。
 
  从此后两人恢复了以前的感情,日夜行影不离,并且龙老爷还未妻子画了一 副画,刚落笔忽然一阵狂风妻子的画像随风飘走。
 
  伸手猛追几步无功而反后,龙老爷对着妻子笑道:「夫人你的美貌连风都要 亲近。」龙氏脸一红,男人见了,心顿痒?「今天我们玩倒插莲花可好!」 
  「随你!」哈哈,爽意大笑后男人抱起龙氏就走。
 
  那幅画在空中飞呀飞,终于飞到一个山洞前停下。而那风也化成了个蝙蝠小 妖,观详了会画中美女长嘴一歪:「嘿嘿,这美女大王一定会满意地。」 
  那大王从蝙蝠精手里接过画像后,口水滴的满地都是,一把拽住蝙蝠的脖子 问道:「此等美人家住何方。」
 
  「青州龙府……」
 
  话还未完,「啊」的一声惨叫后,巨大的黑怪喜形于色的走下石凳,走几步 后喊道:「蝙蝠精以后你就是二当家的了!」
 
  众妖「……」
 
  大王:「?怎么不说话,难道二当家的位置都不满意么?」
 
  众妖:「大王蝙蝠精在您脚下。」听言大王低头一看,哗!蝙蝠精在自己大 脚下早已经肠破肚烂扁成块饼了。山大王将脚一甩,蝙蝠精的尸体随着就飞了出 去。
 
  大王对着尸体飘出的方向道:「兄弟,死了可别怪我啊,谁叫你这么小的个 子……」众妖无语。
 
  山大王道:「小的们我这就去把美人抓了回来。」说着便化做一团黑云飞出 洞府。
 
  若大府邸一夜间化成了废墟,龙家几百口人无一幸免。
 
  肇事者就是黑风妖了,现在他虎视耽耽的看着缩成一团的美人。
 
  高出常人的个子,獠牙高起,铜铃般的大眼睛,就这模样就能将人吓死,它 刚一上前,龙氏:「妈呀。」一声就晕厥过去。
 
  等待……温凉的玉床弄醒龙氏后。
 
  「大美人。」黑风怪显出可爱的样子走过去。
 
  结果「妈妈呀。」惨叫后,龙氏又晕了过去。黑风怪喜欢抢人间女子,却不 喜欢干没有知觉的女人,对于连续昏倒的龙氏,他只有拿出看家宝贝——一种烈 性春药,喝了它之后女人就会想……想要、想被干、想鸡巴、想棍子、总之喝了 它后,龙氏会忘记恐惧,会……
 
  被灌入春药后,龙氏身体立即发生了变化,惨白的脸蛋红润起来,冰冷的肌 肤变的滚烫起来,忍受不住身体的热量一件件,滑下白玉如雪的肩臂,高耸的乳 房红艳的乳头一切女人神秘的东西都不在神秘了。
 
  吧嗒……黑风怪的口水滴到地上。
 
  受春药撩拨控制下,失去神智的龙氏躺在玉榻上,轻轻收拢圆润的大腿,然 后朝两边分开,淫靡的肉穴呈现在黑风怪面前。
 
  嗷……黑风怪终于控制不住情绪,猛的朝女人扑了过去。需然兽欲狂起但黑 风怪也自己的体重,要是压了下去那娇滴滴的娘子就变成肉饼了,于是到床前拉 着白玉细滑地大腿,将美女扯了过来抱在怀中,然后双手伸手到圆润地大腿内侧 将大腿掰开,靠在肉唇边上的小指同时勾住两边娇艳的肉穴,轻轻一拉。 
  「噢……」闭合的肉孔张开了,并且灼热的汁液滴到黑风怪的大腿上。 
  到此黑风怪终于掏出他那举世无双的鸡巴:两寸长小拇指粗的东西。需然惊 人但也能插入,随着冒出来的淫水挺了进去,不知道黑风怪怎么弄的,四周的肉 壁都有被它那惊人的龟头撞到。
 
  那物插入后,龙氏的面色更红身体更热了,情急之下她抓住在肉穴周围探索 的指头将其送了进去,屁股快速的上下套动起来。
 
  吞嚼了两根指头加一条鸡巴后。龙氏这才满意,「喔……」地呻吟起来,那 肉壁随着粗糙的指头,翻来覆去的包着裹着。
 
  她爽了,黑风怪可不爽两个指头夹自己的鸡巴,这样还不如自己手淫了,没 弄两下它就将手指拔出来,继续送着他那可怜地宝贝。
 
  肉孔随着手指的撤离顿时空虚了,龙氏「呜……」地悲鸣起来,玉手握住黑 风怪粗壮的手臂一面套动一边淫唤道:「我要……」
 
  黑风怪对此:「日。」正弄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洞外轰隆巨响后,小妖的惨 叫传了进来。
 
  黑风怪见有人来犯,丢下发浪的龙氏,操起它的狼牙棒子便跑了出来。 
  「哇。」满地的虫尸鸟体,血流成河。到此黑风怪怒目望着那肇事者,也是 一个妖怪,生的是人身却满面的黑毛还有一对尖耳朵。
 
  黑风怪双手一挥棒子道:「你是何方妖怪来我这里捣乱。」对方冷笑一声。 「黑熊、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举剑便砍,黑风怪见剑身窄小故以为对方力气不 如自己,举棒迎了过去。
 
  那可是把削铁如泥地宝剑「喀嚓。」一声黑风怪棒断身完。解决掉黑风怪后 那长耳怪迅速飞入洞府。
 
  「娘、你在哪,孩儿来也。」随着他地到来,所到之处烟飞洞毁,直到他毁 到最后洞府时,那垂着纱帘方传来一股熟悉的气息。
 
  狼眼一亮:「嗷、娘我可找到你了。」随着纱帘的破裂,狼人终于找到了他 的娘亲,需然那女人浑身赤裸,如蛇一样地在床上匍匐扭动,细嫩的手指在那股 间来回地运动。
 
  需然只是出生时见过一面,与生具有的感觉下他能确定眼前一丝不挂地女人 就是自己的娘亲。
 
  「娘……」狼人跳了过去,摇着少时至今一直怀念地女人。
 
  狼人的呼唤龙氏恍若未问,而是对着眼前地人痴痴笑着,并且将蛇一样的身 体扑了过去。火热身体在狼人的胸腔蠕动。无力的手儿在狼任小腹下搜寻、探索 着。嫣红地小嘴如病入膏肓地呻吟着。
 
  狼人感觉到母亲的不对劲,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木然问:「娘、你怎么了。」 
  「我要……」听师傅说人间生病了就会浑身发热,难道这就是,想到这狼人 摸了下母亲的额头问道:「娘、你的头好烧呀!」
 
  需然身现迷糊中,但语言却能跟从,「娘好热,来吧。」春药焚烧下龙氏放 荡地抱住狼人,细腻丰满地乳房蹭着狼人嘴巴。圆润地大腿压贴着狼人地毛肤摩 擦着。
 
  周身的热度越来越高,神智也更加迷糊。抱着火热地身躯,狼人灵台一闪抱 起娘亲飞了出去,扑通一声双双落入水塘中。
 
  冰冷的湖水依然没有作用,哀怨地呻吟依旧不绝于耳。
 
  百般无奈之下狼人想起自己的心灵大法,如能探测母亲地思维就能知道她为 何痛苦了,想到这里绿色地眼睛闭上,脑中波动连接到母亲的思维之中。 
  咔嚓……图象一:一个男人裸着身体与母亲滚在一起。咔嚓……图象二:母 亲以狗爬肢势迎合着赤裸男人的抽动。咔嚓……图象三、图象四、一幕幕地都是 男女交欢地画面。
 
  探索完母亲思维后狼人懵懂地自言自语道:「原来这热症,要如此医治。」 想到这里狼人双手托起母亲的屁股,将其挂在腰间。按照图片七的姿势抱着。 
  相拥许久之后,龙氏不但不见好转,而切呻吟声越来越弱。无奈之下再次进 入母亲地思维中探索,咔嚓……这次看见地一片空白。
 
  空白?就在茫然中自己地宝贝被火热东西包裹着。接着母亲地脑海中出现了 一根棍子,一只手不断地套弄着。
 
  哦……性器在抚慰下茁壮成长,浪人也舒服地嘘着气。
 
  感觉到男性器官地驳起,挂在腰间地大腿抬地更高,那控制阴茎地小手,将 其扳成弯弯形态,手心握着倒刺横生地血红肉根引导到分开地腿间。
 
  淫靡地肉穴滴淌着晶莹地淫汁,落在水中落在怪异地男根上面。
 
  前端地被阴户轻轻吞嚼,浪人双手抱紧母亲丰盈地身子,毛脸贴在高耸乳沟 中,熟悉地母性气息灼烧着他地本能,爆起地感觉令他不能满足那被引入几分地 包容。
 
  狼牙伸出嘴角,一声凄厉地吼叫。结实地小腹想上一捅,周围地静水引起一 道道波浪。
 
  噢……龙氏地呻吟随着响起。
 
  悬挂在腰间地肉体与男人地身体紧密贴紧,一根被折弯地狼根与女性的器官 紧密连接,一股股淫靡地液体随着黑根地颤抖涌出体外,随着湖水地重力飘上水 面。
 
  进入女体后,原始地本能完全复活。为寻快感地宣泄水中地浪花越来越大, 女人地呻吟委婉淫荡!
 
  脑中地图象女人爬在地上,朝儿子撅起白皙丰满的屁股,将女性地器官暴露 在其眼前,红嫩敞开地阴唇、淫靡含珠地肉孔一张一合。
 
  呼……真实情景,龙氏跪爬在草地上,浪人闭着眼睛抚摩着垂挂着的乳房, 小腹往前一冲,九寸长地黑根消失在雪白地屁股下。
 
  女人地身体随着冲力往前一摇,白皙地脖子朝前一伸,迷离地女人愉快地呻 吟一声,热情地扭起臀部吞吐着侵入物。
 
  「啪……」
 
  「嗷……」
 
  「嗯……」
 
  物体碰撞声、兽性狂叫、母性呻吟组合成怪异地淫靡场景。
 
  粗大地阴茎一次次地撞开,湿润地肉穴。娇嫩地肉穴慢慢在巨物地侵略下, 渐渐肿大,女人总是皱眉忍疼后,放声淫叫。
 
  龙氏终于到达了高潮,随着肉穴地放松紧缩后,爱液涌涌而出喷在满是倒刺 地龟头上,麻麻地电流围着体内深处地阴茎旋绕。
 
  嗷……快感连连下,狼人也到了高潮,粗大血红地肉棒插入母亲深处,随着 兴奋的来临阴茎逐渐膨胀,雪白地小腹随着鼓胀起来,淫靡地肉穴也跟着扩大。 
  高潮之后,阴毒顿解。幡然回神后感觉到小腹内异物地膨胀,脸顿时一红连 忙移动着身体想将那充实阴道地东西弄出来,可是那东西在肉穴里生根一样,血 红地倒刺吸着细嫩地阴壁与子宫。
 
  几下移动下身被扯地生疼,龙氏顿时咬牙呻吟。
 
  感觉到娘的变化,狼人扶起摇摇欲坠地母亲道:「娘、怎么了。」
 
  娘、好亲切地称呼!龙氏当即回首,可怕的怪脸尖尖的长耳、但她却没有一 丝恐惧的害怕的感觉,心底里竟不自然的涌出想亲近对方的冲动。毛脸长耳对就 那苦命地孩子。
 
  龙氏确定眼前的妖怪,就是当初被丈夫丢掉的亲骨肉,心中一阵狂喜:「孩 子……」终于认住自己了,狼人高兴地动动了屁股。
 
  「娘!」随着屁股被摇吸附着肉壁的东西晃动一下,龙氏从母子团聚地欢乐 中想到现实一幕。儿子与自己都浑身赤裸着,至于那充斥体内地异物一定……面 腾地红了眼圈红了。
 
  看着儿子开心的笑颜,龙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她忧郁的同时,狼人终于开始爆发了,如山洪爆发浑浊地精液朝龙氏子宫 深处射去。
 
  意识到那是狼人的精液,龙氏往前爬着「孩子快不要射在里面。」随着她的 前进,阴唇被巨棒拖的往外扩大数倍,可那生根的阴茎却没出来半分。
 
  「妈妈、抽不出来啊。」
 
  一切结束后、母子两默默地注视对方。各种感慨地心情涌上不同的心脏。 
  在龙氏眼里,狼人是那么纯真,可是母子乱伦违背了人间伦理,但她知道儿 子并不清楚,他只是一个懵懂地孩子。这一起的起由是为了救自己,需然如此龙 氏也不知道如何面对母子乱伦的事实。
 
  母子相认因为这插曲而尴尬万分,龙氏低着头慢慢整理着下身的污秽。白色 的精液弄湿了几块碎布后,阴户中的还继续往外流淌着。
 
  狼人眼中,母亲是最伟大的、他爱母亲却不知道与母性交是对她地侮辱,看 母亲洁白而丰盈身体,高耸地乳房,刚熄下的欲火随着用冒了起来,他慢慢地走 到龙氏身边将母亲抱到怀里,坚硬地阴茎移到红肿阴唇边上。
 
  性器官接触,意识到可能发生的事情:「孩子、不要这样!」
 
  狼人:「妈为什么不开心、难道你也讨厌我是个妖怪么。」狼人雪亮的眼神 随着黯淡下去,泪水在其眼中打滚。
 
  母子连心感觉到狼人的悲哀,龙氏轻轻的抚摩着狼人的面颊,温柔的理顺着 那丝丝绒毛。
 
  「娘怎会讨厌你呢,娘不开心是因为我们做错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就你刚刚做的事情。」含蓄的解释,狼人还是不明白。
 
  「娘到底是什么事情?」龙氏看着儿子,他一双纯净的眼睛看着自己。他连 错在哪里都不知道,龙氏为了开导他,手儿握住在阴脣间滑动的龟头。「就是它 刚才在娘体内的事。」
 
  被手捂亲教下,狼人恍然大悟:「就这事?我觉得很快乐,为什么会是错误 了。」
 
  「如果你和其他的女人就是多的,与娘就是错,这是人间不能容忍的!」 
  狼人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我不相信,为什么和你就是错。」
 
  「这不怪你,是娘主动的,上天不会惩罚你的!」
 
  上天?狼人明白了些道理,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猛地抱正龙氏的身子,怪 异阴茎牴触到湿润地阴道。
 
  感觉到狼人的行为将要干什么,龙氏惊呼:「孩子,你这是干什么。」身子 用力的挣扎着。
 
  相对强大的儿子,她的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如果这样做上天会惩罚的话就处罚我吧,妈这是我主动的!」随着下身往 上一挺,粗大的龟头没入了肉穴中。
 
  原误会孩子人面兽心,现听其告白只到他是要独立承当上天的惩罚。顿时那 撕裂的疼楚顿时消失,龙氏爱怜的摸着儿子的绒毛。
 
  「孩子,这太委屈你了。」随着她缓缓地坐下,整根巨棒奇迹般没入龙氏阴 道之中。
 
  完全的包容,令狼人想起出生也是这样被包容。
 
  「不委屈,这个错误很快乐。」
 
  到此龙氏无语,屁股一抬肉棒随着津液脱出几分,前端仅空虚一下,狼人的 上挺马上将它添满。强烈的快感龙氏仰头朝天呻吟起来,心中也暗自下了决心: 「来吧!这个错误就让它继续下去、如果上天惩罚,就惩罚我这个无耻女人。」 
  如血夕阳下狼人抱着母亲吻着发丝,下身轻轻地送着坚硬地物体。「娘、我 好快乐。」
 
  「真的么……?」
 
               【全文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